篮球厂家
免费服务热线

Free service

hotline

010-00000000
篮球厂家
热门搜索:
技术资讯
当前位置:首页 > 技术资讯

副乡长谈电视相亲失败原因未向领导汇报有负担-【新闻】

发布时间:2021-05-28 11:09:35 阅读: 来源:篮球厂家

副乡长谈电视相亲失败原因:未向领导汇报有负担

四川省阆中市副乡长戴彬上《非诚勿扰》相亲引争议回应“官腔”质疑并否认炒作

“我就是一个农村最基层的工作者,一个平凡的人,我没有什么好炒作的。站在我个人的角度,我想借助这个平台让自己尽快完婚,我的行为是对个人婚姻的负责。”

女嘉宾点评

在我的择偶条件中,我觉得他的年龄稍微大出了一点,不好意思。

我觉得,我想起一句话,别拿村长不当干部,而且您还是比较年轻,蛮帅的,我想你在你们乡里面应该蛮有市场的。

我发觉他刚走下来的时候,一边走一边挥手那姿势特别像领导。

我觉得那个片子里有一句话,说得特别好,乡长也是人,也要相亲找对象,我觉得特别好,祝找到幸福。

主持点评

主持人孟非:虽然在我们台上,所有的人不分男女,不分性别,不分职业,到这儿来都是相亲的,一视同仁,没有高低贵贱之分,但是我还是对你的到来要表示特别的欢迎,为什么呢?因为我们希望通过你的到来,让更多的领导干部走到我们人民群众当中来相亲。乡长来相亲,也是一种意义上的“下基层”。

嘉宾黄菡:因为我在党校工作,我还是知道乡镇的工作是特别不容易的,算是很基层,压力特别大的。如果做这样一个工作的人,这么大年纪连个家都没成,我觉得确实挺遗憾,人家要是效率高的都已经享受了十好几年温馨的家庭生活了,真心希望节目帮到他。

20日晚,四川省阆中市天宫乡人民政府副乡长戴彬参加江苏卫视《非诚勿扰》征婚,遭24名女嘉宾全部灭灯。但戴彬的相亲过程让现场爆笑不断,主持人更是表示希望有更多的领导干部走到群众中来相亲。

戴彬身高172cm,穿着花格衬衫、蓝色毛背心、白裤子出场,一上台就很幽默地与女嘉宾互动,向她们提问,引发全场爆笑,让主持人孟非忍不住大呼“给我一个提问的机会”。

据介绍,戴彬来自阆中金垭镇的一个普通农家,1991年参军,后就读昆明陆军学院。2001年转业到地方,先后在阆中河溪镇、五马乡、双庙乡、柏桠镇任职,去年8月,任阆中天宫乡副乡长,主管民政、计生、文卫和交通等工作。“转业后,我都在乡镇上工作,有些乡镇还偏远,离县城30公里远。”

“一乡之长官不大,但却是国家政策最基层、最直接的执行者,农村工作比较烦琐,千头万绪,我们要做好老百姓的工作,首先就是利用真心去打动老百姓,还要有工作方法和工作技巧。”戴彬这样介绍自己的职业,之所以38岁仍未找到另一半,他说,“因为平常忙于工作,忽略了个人问题,但是乡长也是人,也需要征婚。”

“我这个人做事是比较灵活的,无论是在工作还是在生活中,我不是一个很死板的干部,在平常的生活中我的爱好比较广泛,例如看书、唱歌、上网、打麻将都是我的爱好。”戴彬说。

“现在我年龄也不小了,一直处于单身,我的家人非常着急,组织也很关心这件事情,我的上级领导,到处给我张罗过我的婚姻大事,我想尽快把这件事情落实了,让家人放心,让组织放心。”戴彬透露,“市委个别常委领导给我介绍过女朋友,我们的乡党委书记、乡长都分别给我介绍过女朋友。”不过,因为“双方不适合”,并未成功,而市委领导给他介绍对象,戴彬也称自己没有压力,因为领导“是以大哥的身份关心我”。

虽然最终牵手失败,但获得全场祝福的戴彬表示,自己回去会主动向组织汇报,希望需要解决婚姻问题的同事,也能借助节目收获爱情。

节目播出后,引发网友热议,有网友认为戴彬上电视征婚,算是开风气之先,并且他在节目中,表现真实、幽默、开放,对于最终惨遭24位女嘉宾灭灯,表示遗憾。也有网友认为,戴彬在台上开口就提组织,一派官腔、官范,遭全场灭灯实属正常,他们质疑一个副乡长,在乡里应该不愁找对象,上电视只为作秀、出名。

昨日,戴彬接受早报记者采访时表示,由于事先没有向领导汇报,当天在台上有思想负担,怕组织责怪批评,表现得不够充分。面对网友质疑,他表示基层干部工作生活压力都很大,并不如外界想象的安逸,尤其是面对的群体为老人和留守儿童,个人问题很难解决。

相关评论:

副乡长上《非诚勿扰》揭官员"神秘面纱"

群众把领导干部看得很"神秘",这不仅拉远了干群关系,还给正该公开化、透明化、阳光化的官场蒙上了一层"阴影",让群众总是认为这里面藏有很多潜规则。戴彬的牵手失败,让人真实的体会到其实官员也有很多痛楚。

对话

“我在台上不能说太多的话,领导干部要展示稳重的感觉”

东方早报:节目播出以后,你有没有去关注社会反响?

戴彬:这个节目是在国庆期间录制的,之后我没有过多关注。

东方早报:节目中,你说回去要向组织汇报,目前有没有汇报?

戴彬:组织已经知道了,领导昨晚(节目播出当晚)就知道了,领导说作为大龄青年,我很有勇气,在上面没有怯场,表现还可以,领导感觉比较欣慰,我的同事也非常支持我。

东方早报:父母知道吗?

戴彬:他们不知道我参加这个节目,后来播出时,有朋友告诉我的父母。我父母并不希望我参加,他们说去了拉不到一个女孩子下来很丢人的。我不认为丢人,其实就是牵了一个下来,也不一定成功。

东方早报:24盏灯全灭了,会不会感觉失望?

戴彬:这对我本人没有本质影响和必然联系,可能与我的职业、家庭、年龄和当天的穿着有关,也可能因为喜欢我的人不在那24人之内,这个不重要,很正常。

东方早报:你觉得为什么所有女嘉宾都灭灯了?

戴彬:现在美女们流行的是“高富帅”,而我在农村基层工作,家庭条件也很一般,加上我的年龄偏大。

东方早报:你对自己在台上的表现怎么评价?能打多少分?

戴彬:70分吧,表现得不够充分,我也没有主动和她们沟通,比如我以前学医等经历也没有一一展示,给自己打低一些是正确的。

首先,作为基层领导干部,在台上不能说过多的话,过于张扬对自己不好,因为领导干部要给全国观众展示一个稳重的感觉;第二,因为去之前没有向领导汇报,心里没底,在台上很有压力,有思想负担,怕组织责怪批评;第三,在台上也没完全展示自己,因为毕竟是一个短暂的平台,也不能占用其他嘉宾太多的时间。

东方早报:有网友说可能是因为你官太小,如果是县长或者市长去就不会灭灯,你觉得呢?

戴彬:可能有部分人会这么想,但我不这么认为。

东方早报:很多剩男剩女才参加相亲节目,你作为一个副乡长,应该不愁找对象,为什么也剩下来了?

戴彬:这个很正常,婚姻靠缘分,一些更高的领导也可能没有找到另一半。我在部队当兵耽搁了一些时间,回地方基层工作后,面对的群体都是老人和留守儿童现在农村留守的可以说很多是“老弱病残”,年轻的姑娘不是在外面上学就是在外面打工,农村里适婚年龄的女孩比较少,这是客观存在的现实。另外,随着我年龄的增长,在老家传统观念的影响下,要找到合适的还是比较难。

东方早报:怎么会找到《非诚勿扰》这个平台?

戴彬:很偶然的一次机会。有一次在广元的活动上,看到《非诚勿扰》的报名点,我填写了资料,后来就被通知参加节目。其实我以前没怎么看过这个节目,不是很感兴趣,但是因为我现在比较着急,这么大年龄应该结婚了,所以想借助这个平台找到合适的人选,把个人大事完成。

东方早报:你怎么评价场上的24位女嘉宾?

戴彬:我没有评价她们的权利,我只是觉得她们择偶的标准和类型不一样。

东方早报:有人认为副乡长参加电视相亲开风气之先,也有人认为官员参加娱乐节目不协调,你怎么看?

戴彬:有些传统的理念还没有得到解放,我觉得干好本职工作的同时,像我这种大龄青年,没有人能帮助你,只有自己帮自己,没有更好的平台,看到节目就报名参加了,看看能否通过这个平台找到适合的女孩,让组织放心,让家人放心。

东方早报:有网友说你在台上开口就提组织,一派官腔,所以遭灭灯。

戴彬:毕竟我是基层领导,在这种面对全国观众的场面,觉得自己应该规范自己的言行,在观众的眼中,这不仅代表我个人,所以可能会显得有些拘谨。可能你不大了解,平时我还是蛮活跃的一个人。

东方早报:有人质疑一个副乡长,在乡里不愁找老婆,参加“非诚勿扰”是作秀,是为了出名。

戴彬:我就是一个农村最基层的工作者,一个平凡的人,我没有什么好炒作的。站在我个人的角度,我想借助这个平台让自己尽快完婚,我的行为是对个人婚姻的负责。

东方早报:公众对你们的生活还是挺陌生,感觉基层干部压力挺大。

戴彬:这属于正常情况。我们工资收入2000元左右,当地的消费水平蛮高的,要养家,还有很多开支,工作中面对的群体是基层,有很多矛盾,压力还是比较大。

东方早报:有评价说公众对官员形象评价不高,影响了你的结果。

戴彬:每个人择偶标准不一样吧。

东方早报:你的择偶标准是什么?

戴彬:其实没有具体标准,感觉好就可以。

东方早报:你在节目中提到市委常委曾给你牵线搭桥,但没有成功,会不会有压力?

戴彬:领导更多是关心下属,就像大哥一样,不存在压力问题。

东方早报:这一次没有牵手成功,接下来打算怎么努力解决个人问题?

戴彬:这不是努力就能解决的,要靠缘分。

东方早报:还会参加类似节目嘛?

戴彬:我的目标是完婚,还参加这类节目干吗!

运动服

阜新设计工服

濮阳订做工作服

宁国定做工作服

相关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