篮球厂家
免费服务热线

Free service

hotline

010-00000000
篮球厂家
热门搜索:
行业资讯
当前位置:首页 > 行业资讯

云岭楷模刘玉洪31年坚守哀牢山搞科研

发布时间:2020-02-27 12:42:07 阅读: 来源:篮球厂家

要是让你在荒无人烟的大山深处工作、生活,你能坚持几年?刘玉洪的答案是——为科研事业愿永远守候大山。事实上,今年56岁的他,已经在哀牢深山中坚守了31年。他说,一批批人来了又走了,但是总得有人坚守,因为哀牢山生态站并不是属于哪一个人,而是属于全世界。

坚守 青春岁月献给哀牢山

刘玉洪是中国科学院西双版纳热带植物园哀牢山生态站(以下简称生态站)高级工程师、常务副站长。

在景东县,许多人都认识平易近人的他。而记者与他的认识,则在2009年。那年,记者前往景东采访“2009保护中国长臂猿主题月”启动,在得知记者身份后,他邀请记者一同前往生态站,“那里景色漂亮,有一个国家级自然保护区,同时还有一个国家级的生态研究站,适合你们报道的东西可能很多”。那次“计划外”探访生态站,亦让记者与刘玉洪成为了朋友,对他及生态站有了更深的了解。

生态站距离景东县城60公里,当时一半路段是柏油路,还有一半路段是土路。“哀牢山生态站是吴征镒院士等老一辈科学家深入深山考察后,于1981年创建的。”刘玉洪告诉记者,早年吴征镒考察认为:哀牢山是生物多样性较丰富及植物区系地理成分荟萃之地,也是青藏高原东缘生态样带研究不可替代和得天独厚的理想场所。

艰辛 一砖一瓦建起生态站

创建生态站时,刘玉洪仅24岁,从中科院昆明分院生态研究室来到景东县哀牢山参与组建,同时培训气象站观测、管理人员。生态站所处位置是海拔2450米的哀牢深山。那里房屋总建筑面积近2000平方米,有办公室、实验室、客房、餐厅和娱乐室,有10兆的宽带能够上网,有远程视频会议系统。

而2000年时,生态站的条件很艰苦,建站时仅有几个帐篷,几间简易房子。刘玉洪笑称当年很“生态”,没有公路、没有电、没有房子,一切得从零开始……“通过这么多年的努力,现在我们生态站入选中科院西南知识创新基地,加入中国生态系统研究网络(CERN),被科技部批准进入国家野外观测研究站。如今,我们的科学研究和生态监测已经是具有世界水平的综合生态站了。”

刘玉洪说,年轻时自己是一个非常一般的科技人员,与众多的科学家参与哀牢山生态站的创建时,有一股子年轻人的理想和激情。选址、建房、安装仪器,生态站建起来了,几年后,一些工作人员因为忍受不了深山的艰苦,又或因为得到了需要的知识和素材开始陆续离开。而他,想离开时却发现,已经深深地爱上了这里。

愿望 守护山里的生物资源

哀牢山保存着我国亚热带地区面积最大的原生常绿阔叶林,物种丰富,构成了一个原始、和谐、完整的森林生态系统,是世界罕有的绿色宝库和天然物种基因库,是开展科学研究的理想场所。

每天清晨,刘玉洪都会在7点左右起床,开始一天的工作。布置生态站的监测人员进行水文、土壤、大气和生物等学科的生态监测和科学家们在站的科学研究、试验示范工作、科普教育走进乡村学校活动。他告诉记者,有些数据需要每天采集,对一些亚热带代表性植物,发芽、开花、结果的整个生命过程都要做详细监测,包括每一棵树都要建立“户口册”(生物档案),生态站的森林生态监测需要持续100~200年,或者更长的时间。

这些工作日复一日,在旁人看来极其枯燥,刘玉洪却以此为乐,“看到一些监测数据朝着好的方向变化,说明这里的环境越来越好了,我会很兴奋。” 有时候,刘玉洪也感叹岁月不饶人,体力渐渐不如从前了。“但是总得有人坚守,因为哀牢山生态站并不是属于哪一个人,而应该属于全世界。”

提起心里的愿望,刘玉洪告诉记者,目前,景东县政府和版纳植物园协调共建一个世界级的亚热带植物园,他希望在自己退休前能够建成,更好地守护无量山和哀牢山这片林子,保护好丰富的生物资源。

成就 31年发表论文94篇

据介绍,31年里,刘玉洪发表研究论文94篇,参与和主持科研项目10余个,其中参与“城市气候研究”项目获得省自然科学二等奖,完成国家生态站和中国生态系统研究网络的监测任务,其监测数据质量多次在全国森林生态站中位列第一名。

2011年6月25日,刘玉洪被评为景东县“感动银生十大人物”,组委会对他长期坚守在哀牢山上从事科学研究给予了高度评价,颁奖词这样写道——你是行走在哀牢山上永不疲倦的一双脚,你是专注于哀牢山上永不休眠的一双眼。你以可贵的科研精神,成为一片山水的点金石,一个领域的佼佼者,你用自己的青春和持之以恒做永恒的守望。

黄兴鸿

白血病

杨水云医生

白文俊医生

相关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