篮球厂家
免费服务热线

Free service

hotline

010-00000000
篮球厂家
热门搜索:
行业资讯
当前位置:首页 > 行业资讯

《金陵十三钗》:战争与人性没那么简单

发布时间:2021-10-13 15:50:01 阅读: 来源:篮球厂家

2009年《南京!南京!》公映。我几乎是在即将下画的时候跟朋友去看的。三里屯美嘉影城一个中等厅里坐了差不多有一半的观众,后面有一对情侣带着肯德基套餐进来吃,浓重的炸鸡味道陪我看完了从攻城到屠杀的场面。

到了闷重折磨的强奸戏的时候,吃炸鸡的男生突然站起来,使劲踢了一下前排座椅“这什么玩意!”,踩着重重的皮鞋离场,我跟朋友交换意见离婚财产如何分割,认为他离场只是因为受不了太压抑的场面和气氛,但是当整个片子看完,我们默默的走出影院往团结湖地铁站走的时候,完全不想交流,脑子像被打了一记闷棍一样,这是一种不舒服、憋闷、愤怒与绝望混合的情绪。后来我的朋友说,我推荐你看个小说吧,严歌苓的《金陵十三钗》。

如果我没有记错,《南京!南京!》拍摄正酣的时候,就有消息说张艺谋要拍类似题材,然后又是消息说他看中的是严歌苓的小说,但是后来这个时间线对我而言就稍微有点乱,我几乎忘记了是张要拍在先,还是严歌苓把中篇改成长篇出版在先。于我个人的阅读经验而言,作为中篇的《金陵十三钗》很优秀,完全没有必要将其硬扯成为长篇,我甚至非常阴谋的理解为是不是为了能拍成电影,严女士才在其中加入了玉墨与神父的爱情和战后的那些枝节?

当我看到了《金陵十三钗》首支被放出的预告片,突然觉得我以上的猜测是正确的,一个旗袍女郎搔首弄姿大秀曲线让我以为自己在看的是《花样年华》,然后就是贝尔与女子大尺度滚床单的香艳片段,然后第二天各大头条的标题无一例外围绕着床单和贝尔大作文章了。

我只能替严歌苓和张艺谋感到悲哀,他们似乎完全忘记了小说和电影的初衷。故事讲的明明是在1937年南京大屠杀背景之下,十三名秦淮河畔的妓女冒充教会女学生走进日本军营的故事,这是关于牺牲与救赎的故事。在早先的中篇中,结尾停留在赵玉墨她们怀揣小剪刀、牛排刀各种微不足道的“武器”,决定赴死的场景上,“十三个白衣黑裙的少女排成两排,被网在光柱里”,这是何等惨烈的一个场景,就像《色戒》里王佳芝和同伴们齐齐跪倒在南郊石矿场的黑水潭边,我们都知道他们将面对死亡免费咨询离婚律师,但是在生与死之间那令人难熬的间隔,绝望的等待。

我不是导演也不是编剧,但是我知道故事写到哪里什么程度会刚好踩中我的命门,什么样的情节会让我失态痛哭,或者什么样的场景能让我窒息。于我而言,风姿摇曳的旗袍不是,英俊的美国神父不是,喷血的床单戏更不是。以这几个来作为卖点与噱头是何其冒险与轻佻。能看出张艺谋的野心,但是如果不具有《辛德勒的名单》那样宏大的容量与足够数量的牛B细节,不具有《朗读者》那样强烈的人性冲突和逆袭的剧情(虽然里面也有床单戏,但整部电影可不是靠着床单戏来做戏),纵有吹的再猛烈却俗得老掉牙的“揭示战争中的人性”也不能让张艺谋再一次冲击奥斯卡提高多少胜算。